赛场外的骚动,在赛场内的参赛选手们当然是不知道的,他们还是继续进行着未完的对局。

  此刻,韩国顶尖棋手刘昌赫正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棋局,仿佛看到了什么令他极度震撼的事情,因为太过震撼,以至于捏着棋子的手,正在轻微的颤抖着。

  而刘昌赫的对手,本因坊桑原则是十分淡然的坐在原地,刘昌赫的反应早就在本因坊桑原的预料之中,所以本因坊桑原丝毫也不惊讶。

  不过,本因坊桑原自己看着棋局,眼中都忍不住闪过感慨的神色,没错,在赛场外闹的沸沸扬扬的镜花水月,正是本因坊桑原用出的。

  本因坊桑原这段时间经过潜心修行,终于掌握了三四分属于镜花水月的精髓。

  但是也紧紧就只是三四分而已,剩下的本因坊桑原很清楚,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掌握不了。

  因为越是研究,本因坊桑原就越是发现镜花水月的深不可测,如果不是有陈安夏的例子在前,本因坊桑原是怎么也不相信,有人可以掌握完整版的镜花水月。

  更不用说,在镜花水月之上,还有那名为掌控的棋理大道,也因此,本因坊桑原对于陈安夏忍不住产生了一种敬畏感,这是对于强者本能的敬畏感。

  如果本因坊桑原把自己的感受说出去,估计又会惊倒一片人,被人称为毒士的本因坊桑原,竟然会对一个12岁的少年感到敬畏,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此刻,本因坊桑原虽然仅仅只是用出了三四分火候的镜花水月,但是也成功的迷惑住了刘昌赫,当然,这也和刘昌赫完全没有防备有关系。

  从一开始,本因坊桑原落入下风就是镜花水月的一个开端,直到中盘快结束的时候,镜花水月彻底的爆发了出来,同时也让刘昌赫醒悟了过来。

  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知道镜花水月的棋手们,都很清楚当镜花水月自动破解的时候,就是胜负已定的时候。

  又过了一会之后,刘昌赫好像终于回过神来,脸上带着颓然的神情,轻叹了一口气,手中的棋子也无力的落回棋盒之中,同时只听见刘昌赫开口道“我输了~”

  本因坊桑原见状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看着一脸颓然的刘昌赫开口道“老对手,你不是输给我,你是输给了他,你输的不冤~”

  刘昌赫闻言一愣,下意识向本因坊桑原,刘昌赫当然明白本因坊桑原说的是谁。

  不过,这也正是刘昌赫感到奇怪的地方,不由的开口问道“老对手,你怎么会他的镜花水月?”

  本因坊桑原闻言,缓缓的睁开微眯的双眼,目光中满是严肃和凝重的神情,看着棋局道

  “老对手,首先你要弄清楚一件事情,我的这个镜花水月和他的完全不一样,我的镜花水月只是学得他的三四分而已,确切的说,我的是伪镜花水月~”

  “什么!?”刘昌赫闻言忍不住一把站了起来,满是震动的轻呼了一声。

  不过很快的,刘昌赫意识到这里是赛场,不由的克制住自己震撼和不可置信的情绪,重新坐了下来,不过目光却直直的看向本因坊桑原,好像在确认着这句话的真实性。

  本因坊桑原也十分坦然的和刘昌赫对视着,这样的结果忍不住让刘昌赫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这一刻,刘昌赫对于陈安夏的实力有了更加直观的判断,正因为如此,刘昌赫才越是忍不住感到战栗起来。

  另一边,塔矢名人和绪方精次正在继续对弈着,此刻二人都是面色凝重,眉头紧锁的看向棋局。

  虽然刚刚绪方精次占据了优势,但是棋局进展到了现在,快要进入官子阶段的时候,塔矢名人又硬生生的将劣势掰了回来,现在双方的局势相互胶着不下。

  在双方交战的过程中,双方都很确认的一点,那就是双方的瓶颈都已经突破了,并且双方都是依靠陈安夏的阴阳之道突破的。

  绪方精次将陈安夏阴阳之道中有关攻击的部分融入到了自己的围棋理念中,这也让绪方精次不再只是单纯的讲究每一步棋的霸道和凌厉,而是学会了借势和积攒气势。

  这也让绪方精次的整体进攻更显凌厉和霸道,可以说现在的绪方精次是彻底的超越了年前时期的塔矢名人,真正当之无愧的可以称为天煞星和刽子手。

  而塔矢名人则是将陈安夏阴阳之道中有关防守的部分融入到了自己的围棋理念中,随着年龄越大,塔矢名人的棋风已经趋于沉稳

  虽然塔矢名人的棋风依旧十分霸道,但是凌厉之色却已经消退了大部分,转而改变为了求稳。

  而这段时间塔矢名人通过跟塔矢亮的不断对弈,掌握了部分阴阳之道有关防守的精髓,并且融入到了自己的棋风中。

  以前的塔矢名人求稳也只是每一手棋求稳,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和绪方精次类似的,塔矢名人在求稳中融入了借势和积攒气势。

  这让塔矢名人的棋在相同效用下,可以下出更加稳定的棋来,并且在防守状态下可以随时发动进攻。

  现在的绪方精次和塔矢名人的围棋理念,有一点像是阴阳之道分支。

  绪方精次追求的正是阴阳之道中那极致的攻击,而塔矢名人现在追求的有点像是中间派,既不是极致的攻击,也不是极致的防守,而是追求能够在攻守之间更加有效的转换。

  也因此,绪方精次和塔矢名人之间的对弈,就有点像是拿阴阳之道的矛,去攻击阴阳之道的盾,比拼的就是看谁对于阴阳之道领悟的更加深刻。

  当然,阴阳之道真正的精髓始终把握在陈安夏的手中,绪方精次和塔矢名人用出的只是有着阴阳之道的影子,但是实际上用的还是各自的围棋理念。

  换另外一种说法,可以说绪方精次和塔矢名人是吸收了阴阳之道的理念,更加完善了自己的围棋理念。

  只是不知道,以后随着绪方精次和塔矢名人对于阴阳之道的不断精研,会不会彻底并入阴阳之道的分支之中。

  又过了十几分钟之后,绪方精次看着眼前的棋局,眼中闪过不甘心的神情,不过很快的就释然了,心中暗道“到底,老师就是老师,底蕴还是比我强~”

  这么想着,只见绪方精次看着塔矢名人,微微低头道“我输了~”

  “嗯~”塔矢名人见状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这就是这对师徒之间的交流模式。

  随着时间的渐渐过去,第二天的比赛也结束了,在第二天比赛结束之后,又进行了几轮的比赛。

  在这期间,陈安夏、藤原佐为、清源居士和石佛李昌浩四人还是没有碰上。

  而比赛不知不觉的进行到了第七天,在今天将进行棋圣杯第七轮的比赛,而今天陈安夏的对手是统治了日本棋坛多年的塔矢名人。

  .....

  PS:感谢「伽藍」的万赏支持,万分感谢。

  PS:感谢阴阳界主、御坂之力和佳、魔影的打赏支持。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帝都啊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二次元之真理之门,二次元之真理之门最新章节,二次元之真理之门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