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93章 箭术大赛(上)

作品:绝境长城上的王者|作者:点爷01|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6-18 01:49:53|下载:绝境长城上的王者TXT下载
  箭术大赛的第一天是报名和初赛,主要是为让信息传递、发酵,确保想参加的人不会因为消息不灵通而错失机会——带上一枚铜板的费用到报名处,随手射上几箭证明自己会用弓,就算报名成功并通过了初赛,门槛低得算是来者不拒。完成初赛,想在场地上练的可以留下一段时间,而不想的嘛,大可以就这么回去躲屋里睡大觉。

  第二天,大赛才算正式开幕:举办地在外城工业区内一片原先作为矿石、煤炭堆放场的巨大空地上。原本的用途注定了这片场地极其空旷简陋:没有连成一片的帐篷,没有闪亮的铠甲和披金挂银的高大战马,没有数不清的贵族、骑士和风中飘荡猎猎作响的鲜明旗帜……除了一圈原本就有,防止居民随意翻越进入以偷煤的围栏,就只有半圈昨日才临时用木条拼凑而成的简易长凳。

  这大概是七王国有历史记载以来最寒酸的比武大会了,但对成为无人区已久的赠地和从未见识过比武大会的山地氏族和新赠地民而言,又确实已经是前所未有的盛会。艰苦的条件和异鬼的威胁让所有人这段日子来都过得身心俱疲,当终于有件能让人暂时忘却忧伤的活动被举办,人们的热情和积极性超乎艾格想象——尽管为秩序考虑早已宣布只有参赛者的亲朋好友方可入场观赛,但无奈侍卫们根本没有鉴别来者是否有亲友参赛的手段……更别提: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一个部族只要有一人参赛,那剩下的就全是亲友。

  在新鲜感和不遗余力的宣传下,前来观赛的群众数量总算不寒酸:上千人将赛场周边围得满满当当,固定的长凳只能坐百余人,剩下的观众要么站着,要么自己带座位。人声鼎沸,气氛颇为热烈。

  而与光秃秃一片的赛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边缘一座显眼的高台:并非供守夜人高层坐的贵宾席,而是一个陈列展示位——高出地面两米有余,有帆布的顶和挡风的侧面木板墙。小而结实的高台上是一个长长的木架,七十七支已经组装到上等箭杆上并做过包金处理的“光明使者”整整齐齐无一遗漏地被竖直排列其上,朝向观众席,在火炬光芒的照耀下熠熠闪光——陈列台下还有整整一打士兵看守。搭配上在坊间疯传有关其来历和曲折铸造过程的传说和逸闻,显得神秘且史诗感十足,任谁都会在观赛之余多看上一眼。

  ***

  比赛内容只有箭术一项,由于条件不足,也没有骑射和动靶等项目……规则相当简单:在同一距离上拿同数量的箭射同样大小的靶,射完一筒后上靶数量多者胜出。前二十名可获现金奖励,前十名将赢得在最终决战中以光明使者猎杀异鬼的资格,奖励最丰厚的自然是前三名:他们将不仅获得使用权,还能在七十七支光明使者中任选一支,将其作为私人财产带回家当成传家宝!

  当然,兑现的前提自然依旧是“在这场战争结束后”。

  歌谣里英姿焕发的英雄看不见几个,男男女女、大大小小各种衣着装扮的参赛者挤满了场中:最多的自然是裹着各种款式颜色动物毛皮的山地氏族和新赠地民……他们对荣誉和出风头的兴趣倒在其次,多半还是冲着奖金和传说中克制异鬼的龙钢箭矢而来;数量第二多是黑衣黑甲、来自后勤部或干脆是货真价实守夜人的后冠镇士兵们,应艾格要求,就连黑城堡的琼恩·雪诺也派了几个军团内的箭术好手来撑场子;最后,最显眼,也最像是来参加大赛的——莫过于一帮来客参赛者了:随艾格来到赠地,在房间里蹲了几天的贝里·唐德利恩一行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解闷的机会,他们穿上自己最华丽的服饰红红绿绿地招摇过市,甚至已经大言不惭地当众放话说冠军非他们中的神射手安盖莫属;而另一边,一小帮临冬城来的卫士也报了名,作为被挑选而出陪同自家夫人小姐出行的精锐,他们自然是北境士兵中的好手……不过,比起正经比赛来,他们更重要的任务,还是照顾自家小姐。

  没错,拗不过艾莉亚的强烈坚持,艾格允许……不,更应该说是找不到什么借口来禁止她参赛:因为这场箭术大赛本就是允许任何人报名的——新赠地民中也有十三四岁的年轻人或是诸如琼恩·雪诺绯闻情人耶哥蕊特这样的女选手参赛。既然没道理阻止,那能做的,自然也就是提醒那帮临冬城的士兵履行好他们的职责了。

  ……

  赛场中吵吵嚷嚷,艾格却坐在赛场边缘的观众席中,于一众士兵的簇拥下安安心心地当吃瓜群众:没错,作为整套“光明使者”的持有人,他当然不需要下场去争夺原本就属于自己东西的使用权……也许有人会说,即使不为名次,也可以下场单纯练练手热热身嘛!

  话虽如此,但自己的箭术水平几斤几两他还是清楚——还算不差,但也就刚刚到能不丢人的程度,绝不可能再为自己增加荣耀和吹逼的资本。

  把自己包装成英雄,参加比赛却连靠前的名次都拿不了,这不但没好处,甚至还有可能会为他引来轻视和嘲笑,进而导致对自己标签上其它内容也产生怀疑……在这节骨眼上,他不想做任何风险大过收益的事。

  举办而不是参加比武大会——在任何穿越者或故事主角里,自己大概也算个另类了。

  不过,即使坐在观众席里,艾格也并非全然无事。弥赛菈趁着艾莉亚参赛占据了她的位置,此刻正坐在艾格身边轻声细语地又在支着些招,小公主这些日子明显是在使尽浑身解数地引起他注意……背后原因,艾格大概能感同身受:就像自己当初被送来长城当新兵时,不想被选入游骑兵去塞外巡逻,故想方设法在总司令和一众首席面前展示自己一样。这位小公主,很可能也是不太想接受“在临冬城乖乖当养女,长大后以私生女的身份嫁给某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骑士”的命运安排。

  而自己,恰好便是有可能改变其境地、她又能接触到的“大人物”,在展露出几次善意被摸清性格脾气后,被自然而然地当成了救命稻草,唯一可能改变命运的机会。

  虽然猜到了弥赛菈忽然变得主动且亲近他的原因,但对这么个……不说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但至少在维斯特洛历史这一项上做到了门儿清,又对七国风土人情了如指掌,智计百出,最关键的是还心肠不坏的小公主,艾格实在提防不起来,甚至可以说是有点随时恭候她来骚扰的意思。

  不过,另一位女士,可就没这么受欢迎了。

  “总司令大人真是好手段,我从没想过,鸟不拉屎的赠地有朝一日也会有如此热闹和欢乐的景象。”阿莎·葛雷乔伊在两排座位以外向艾格恭维道,“席恩到后冠镇以来,我第一次看见他这么精神抖擞,笑容满面的模样——谢谢您给了我弟弟这个机会。”

  ……

  这位海怪之女,与她多年未见的弟弟在后冠镇一碰头就成了冤家——见面一小吵、三日一大吵,吵得后冠镇上上下下无人不晓。但血毕竟浓于水,在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后,姐弟俩似乎渐渐没了吵架的力气,如今大概已经在外人不知道的时候悄悄达成了停战协议。现在关系虽然谈不上亲密,但已经不再那么充满火药味。

  她一方面是囚犯,另一方面却又是“后冠镇箭术教习”席恩·葛雷乔伊的亲姐姐……而前者作为守夜人军官的一员、本次比赛的参与者之一,自然也就为阿莎赢来了亲属观赛席里的一个位置。

  这不,得了机会,即使中间隔着侍卫,她也要强行和艾格搭话。

  艾格用膝盖想也知道阿莎接下来想说啥,尽管对一位女士爱理不理很没礼貌,但他真是没心情接话。

  “过奖了,葛雷乔伊女士。”

  ……

  精心准备的开场白却没得到正面回应,自讨没趣的感觉当然不爽,但阿莎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咬咬牙继续:“听说大峡谷前线局势紧张,我愿意前往那里直面死人,戴罪立功。向淹神起誓,我不会逃跑的!”

  “葛雷乔伊女士,我真的不想再提醒您,您是北境的囚犯,而非守夜人新兵了。”

  “昨天你不就把那个犯事的氏族首领扔到那儿去了,凭什么他可以,我不行!?”

  “因为他披上了黑衣。”艾格长叹一口气,“我已经允许你只戴脚镣,甚至每天出来透气放风了——行行好帮我个忙,别再想着怎么抢我们誓言弟兄的饭碗了,好么?”

  “抢你x妈的饭碗!”憋了几个月的怒气一下爆发了,阿莎从前座上站起对着艾格大吼起来,“我已经不要求你放我自由了!我只是希望有点事情干干而已!好一个‘只戴脚镣’!你怎么有脸把这句话说得像天大的恩惠似的?戴着脚镣,我连想干个男人都张不开腿!你能体会这种感觉吗?你不能,你这辈子都没被脚镣拷过!”

  这通爆发突如其来,谁都没料到。弥赛菈被这不知羞耻的自白弄得脸都红起来,周围的侍卫们也略微骚动——很显然,像阿莎这样的女子想干男人的话,是没有人会在意她能不能张开腿的。艾格不悦地皱起眉头来:怎么,这是觉得讲道理的路走不通,办法使尽开始撒泼了?觉得自己会怕这招?

  他咳嗽一声镇住场面,沉声开口了:“葛雷乔伊小姐,你要是认真了解过我就该知道……我还真戴过脚链,就在我被送往长城变成守夜人的路上。作为囚犯,我可比你老实多了。今天是后冠镇箭术大赛,我不想和你进行无意义争吵,你弟弟已经上场了,要么坐下来好好看比赛,要么离开回房间,如果戴着脚镣行动不便,我这边有的是人能帮你。”

  ……

  巨大赛场的其它地方并未受此处这场小风波的影响,空地中央,穿了一身干净新黑衣、显得朝气蓬勃、志得意满的席恩·葛雷乔伊还真持弓站到了射靶的位置上。发现艾格软硬不吃的阿莎捏紧拳头,最终还是恨恨地转身坐回座位,安安静静地看起比赛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