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87章 误报风波(中)

作品:绝境长城上的王者|作者:点爷01|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6-12 13:52:44|下载:绝境长城上的王者TXT下载
  听完这一通消息,艾格是既松一口气又愁上心头。

  他庆幸的是:幸亏敌人不知道自己这个人类方的最高指挥前些日子冒险离开了前线,赠地处于短暂群龙无首的空虚状态。若他们趁机发起总攻而不是整这一堆花招,此刻只怕已经突破大峡谷摧毁赠地、踏上了南下进军临冬城路毁灭七国的路。

  而愁的又是:说尸鬼的这些动向是花招吧,其实却是夜王很好地认识到并利用起自己军队“不吃不睡不怕死”的优势,针对性制定的让人类守军难以应对的棘手战术,很难找到破解之法。

  艾格之所以明知大峡谷很难守住依旧要强行布置防线,目的除了之前说的:为数万赠地居民提供预警时间、防止敌人悄悄绕过长城直接南下冲击北境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他要利用峡谷这一不逊绝境长城的天险,尽可能地打出漂亮战损比,尽可能地以少换多,消耗敌人的兵力。

  守夜人有一个城镇、二十座要塞,听上去不少,但其中至少有三分之一破破烂烂没什么防御能力,若异鬼绕过长城进攻,艾格连“把四万多军民全塞到城墙后面”都难做到,人多和准备充足的优势根本发挥不出来。反之:分出其中一万、带着整个赠地近一半的龙晶武器和野火布置到大峡谷去,靠着比之长城都毫不逊色的地利优势,夜王若真指挥亡者大军以人海战术强行穿越,就算能一鼓作气突破防线,也至少要在野火的威力下填进去五位数的尸鬼做代价。

  一战便耗掉对面三、四分之一的兵力,接下来守夜人再在赠地与之作战,压力会减轻很多。

  可现在夜王不仅没按艾格预想的硬来,还使用了这种小规模夜间骚扰,消耗人类方的士气和战备的方式——来钝刀割肉,慢慢“磨”这道艾格精心准备的防线。

  每天夜里送几百上千士兵翻越峡谷踏过冰封的乳河到守军脚底下来送死,这种战术正常的军队根本不可能使用:因为对己方士气的影响比给守军造成的麻烦要大得多。但尸鬼们压根没有“士气”这一概念,也不怕疲劳和受伤,它们趁夜过河来守军眼皮底下破坏大峡谷南壁的鱼梁木,守军若想摸黑全部消灭,必然要消耗大量战备,而若置之不理……心理上的紧张还是其次,怕的是“狼来了”重复了一天又一天,假如哪天某个地方的守军松了警惕心,而敌方却偏偏把佯攻变成了总攻,那就坏了大事了。

  ***

  “眼下最重要的,是判断敌方意图。到底异鬼们是真的对鱼梁木忌惮到‘不铲光绝不跨过峡谷’,还是破坏树林只是幌子,利用疲劳战消耗我们精力和战备才是主要目的?”艾格恢复冷静,敲敲桌子,把话题从误报强行拉到正经的军事讨论上来,“除此以外,我们还得考虑第三种可能:敌人是否在用声东击西的方式,妄图牵制赠地防御主力在峡谷,大部绕行长城它处发起偷袭?”

  华纳点点头:“我们有过这个怀疑,所以前天把史塔克公子的警告放一边,冒险派遣易形者对长城北侧进行侦查——结果负责大峡谷段易形者所控制的鹰没飞回来,人也发了疯,此刻正被软禁在影子塔。据其它易形者说运气好能恢复过来,也不知道到底要多久。”

  易形者想获得一只可控的飞禽颇为困难,这就损失了一只……但愿人没事。

  艾格叹了口气:“很好,这样我们至少知道了,夜王仍在大峡谷对面。别再继续派易形者去峡谷对岸送鸟了,长城沿线的飞行侦查可以继续……虽然是冒着损失易形者的风险,但这节骨眼上,也不是斤斤计较这些的时候。”

  “明白,我会立刻向长城各要塞传达这一指令。”

  ……

  艾格的想法很简单:除非夜王会脱离尸鬼大军单独行动,不然哪里的易形者出现损失,他就在哪里。只要飞行侦查还在进行,数以万计规模的死人大军就不可能悄无声息地转移到其它地方搞突袭,而一旦哪天负责长城段的易形者们也出现了飞禽的损失嘛……至少证明这一段的守军需要大大提高警惕了。

  “峡谷那边的兵力已经到了我预期的上限,靠悬崖的小道狭窄崎岖,再增兵也施展不开。绝境长城能阻挡寒神力量向南的渗透,保护它的优先级高于一城一地的得失……不管影子塔和东海望的指挥官如何夸大情况的紧急程度,都绝不从长城沿线抽调基本守卫力量去增援,以免墙顶防御出现空缺。除了这条底线要守住以外……在其它方面,赠地各部门尽一切努力满足前线指挥官的一切要求。”艾格深吸口气,“好了,还有什么情况需要现在就讨论的吗。”

  “有。”亚姆望了望两个同僚后犹豫着开口了,“误报那夜,峡谷中的烽火点燃后,赠地立刻进入了您安排的最高戒备状态,但在此过程中却发生了不少意外,也暴露出了很多问题。后冠镇外城区当夜发生了一起暴乱、若干起斗殴以及至少半打强女干案,抢劫更是数不清,居然还有人想趁黑攻进内堡来——我们后来将带头者抓住后他承认,他们是想来‘救’被我们软禁的塞外之王曼斯·雷德,好顶替临阵脱逃的您来指挥这场对死人的战争。最滑稽的是……竟还有人在后冠镇中央那个小湖里淹死了,不,准确地说是冻死了。我们没法确定他是被人强塞进冰洞里的,还是觉得躲在结冰的湖面下能躲过异鬼的屠杀。”

  “类似情况在长城沿线的许多要塞都发生了,不过后冠镇因为人多所以最严重。”华纳·布克威尔表情难看地接话,“误报那一夜,我们没任何人被异鬼和尸鬼杀掉,但内部的混乱却导致了两位数的伤亡。第二天天亮后我们追究责任,光后冠镇就吊死了十几个搞事情的人……许多犯人都承认,他们是听信‘总司令扔下长城跑路了’的谣言,认为我们没希望打赢这一仗,自暴自弃才乱来的。”

  “抓住散布谣言的人了吗?”

  “没有。大人,这和通常的诽谤和恶意中伤不一样,谣言并不是某个特定的人编造,而是您‘离开后冠镇’这一事实引起的联想演化而成,无从查起,也不可能抓到罪魁祸首——更准确地说是,如果真想追究,要处理很多人。”

  “还有一个被分配住在后冠镇南面的小部族,直接违逆了守夜人的作战预案要求……在烽火点起时直接抛弃驻扎地,沿着国王大道南下准备逃离赠地,去‘温暖的地方’避难。他们也不动脑子想想,一大帮上百号人有妇女也有小孩的,怎么掩人耳目地通过北境?若不是第二天我亲自率骑兵将人追了回来,只怕他们会没见着异鬼,先死在安柏家军队剑下了……他们死不足惜,可这个‘管理不善’的锅,多半北境又会怪罪到大人您头上来。”华纳冷冷地说道,“这个部族的首领已经被投入了地牢,怎么发落待大人定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