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83章 “注定”的相遇?

作品:绝境长城上的王者|作者:点爷01|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6-12 13:52:44|下载:绝境长城上的王者TXT下载
  梅丽珊卓问话用的是瓦雷利亚语,艾格除了“索罗斯”这个名字以外听不懂剩余内容……而这时,那位脱困躲到守夜人这边来的店内人员也满脸堆笑地朝他开口了:“总司令大人,在下托布·莫特,您先前派来的人已经把话传到……您算是找对人了。不敢说整个维斯特洛,但在下绝对是君临城内唯一能重铸瓦雷利亚钢的人!”

  原来这人就是自己此行要找的正主,但艾格此刻却无心与之对话——他的注意力放在了对面那个红袍男子身上。

  不知单纯是为了和梅丽珊卓对着干还是考虑到在场其他人能否听懂,索罗斯回答时却是使的通用语:“光之王在火焰中向我传达了神谕,女士。祂告诉我,我们必须尽快赶到长城,参与祂与宿敌的决战……这么一场史诗般的大战,当然得配上最好的装备。所以,我们就到这里来淘货了。”

  托布·莫特可不接受这番解释,仗着有一帮看上去很能打的守夜人撑腰,他连声音都大了许多:“什么史诗般的大战,一派胡言,你就是去天上弑神,也不能强抢我这儿留给守备队军官的装备!”

  但没人搭理店主,双方皆带着意外之情打量着对方为首者:艾格和梅丽珊卓盯着索罗斯身边那位金红头发的年轻贵族,而对面则俱都细细观察着仿佛天上掉下来一般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守夜人总司令。

  片刻后,年轻贵族先微笑着走向了艾格,单手抚胸躬身示意:“很荣幸在此地见到你,总司令大人。在下贝里·唐德利恩,黑港伯爵。这两位是我的朋友:曾在庆祝艾德·史塔克担任御前首相的比武大会弓箭比赛中获得优胜的‘神射手’安盖;精通剑术,力大无穷,人称‘可靠的’卢克;外面那个看马的孩子,是我的侍从,艾德瑞克·戴恩。”

  “唐德利恩大人,很高兴认识你们。”艾格依样还礼,同样简单介绍妮娜和科本,内心却已然掀起波澜——贝里·唐德利恩?是在原剧情里被泰温的军队杀了N次却不死的那个贝里?看起来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啊,不过想想,在这条时间线里的他,只怕还没被杀过任何一次吧,“听这位来自密尔的索罗斯说,你们想要北上去支援守夜人?”

  “没错。”贝里满脸意气风发,“总司令大人,你我简直是宿命中的战友,我们正愁没办法离开君临北上呢,就巧而又巧地在这儿撞见了您,想必……您的船上不会差我们这五个位置吧!”

  当然不差这五个位置,小半仓库几千斤的硝装在罐子里看起来多,但远没到能把黑鸟号塞满的程度。但,自己到君临城的钢铁街来邀请托布·莫特,竟能撞上几位原剧情中就有戏份的红神信徒、遵从光之王意志的战士!

  这是巧合?

  鬼才信。

  会不会是那个神秘莫测的拉赫洛——在获悉自己熔剑铸箭头的想法和具体行程后,通过火焰通知索罗斯和贝里一行,今天到这里来等自己,从而给自己送上一名神箭手外加三个优秀战士配合,以发挥箭矢版“光明使者”的最大威力?

  上面这条这还是比较好的猜测,还有一个更糟糕的可能,艾格甚至不敢深入细想:不久前脑海里忽然冒出来的那个熔剑念头,到底还是不是自己的自由意志独立做出的决定?

  有没有可能,是拉赫洛通过影响潜意识植入熔剑这一想法,引导自己来到托布·莫特的铁匠铺,再给索罗斯一个神谕让他同样生出“来这间君临最好的铁匠铺购置装备”的念头,从而顺理成章地让两拨人相遇,帮这场战争缺失的最后一组人也搭上自己的顺风船返回长城?

  这猜测,似乎也完全解释得通一切!

  自己骗梅丽珊卓说:是拉赫洛授意自己将剑分铸成远程武器。会不会……这其实不是个谎言,而是无意中说中了真相?

  ……

  就像那个经典的缸中大脑问题一样,眼下的自己,该怎么分辨——自己是否已经被拉赫洛影响乃至操控思维?

  艾格被这念头弄得背后发寒,以至于愣神了几秒,连黑港伯爵的下一句话都没听清。

  “大人?”

  他匆忙回到现实中:“哦,当然没问题,守夜人军团欢迎七国任何有志之士的相助!”

  “总司令大人,咱可说好了,我们只是去帮你对付死人。”那个大男孩一样的箭手安盖出言补充道,“可不是去加入守夜人,女人的滋味我可还没尝够呢,要我发誓不娶妻,那还不如杀了我算了。”

  ……

  旁边,梅丽珊卓已经和索罗斯用通用语争辩了开来,红袍女质问酒鬼索罗斯为何没完成最高祭司布置的任务,而后者则毫不客气地反击说他有他自己服侍拉赫洛的方式。梅丽珊卓高傲的神情和咄咄逼人的语气显示她在红神教内部的地位高于索罗斯,但后者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吊儿郎当模样,似乎不怎么买面前这位高阶祭司的账。

  “喂……”店主本指望有求于自己的艾格能替他撑腰,没想三言两语两拨人竟一拍即合成了同伙,顿时有些担心地望向艾格,“总司令大人,您看起来是个通情达理之人,可劝劝您的朋友,这些是国王陛下订的装备,随便拿走我没法交代的。”

  那位可靠的卢克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店主:“咱们北上可是要去对抗人类的天敌,终结长夜保护七王国的全体居民,用你店里的装备是你的荣耀!推三阻四的,等死人南下侵吞人类王国,你看守备队穿上你的铠甲能当守夜人用不?”

  艾格此时也从令人胆寒的猜想中回过神来,艰难地遏制住了即将飘飞的思绪,抬头看了看自己几个新同伴看中的装备:光泽闪耀做工精良,确实相当不错,但也不过就是几套寻常的中高档铠甲罢了,泰温向守夜人军团捐的那一批,质量就不比这差,给亲信军官层一人套分下来,还剩十几套。

  “算了各位,莫特先生毕竟还要在君临城里继续做生意的,也有他的难处,咱们就别折腾他了。待到了赠地,我会开放仓库,让几位先行挑选合身的装备。”

  靠着此番承诺,他算是平息了争端。强压着惊疑,艾格继续按计划办正事——他询问托布·莫特考虑得如何,是否愿意随他北上,为守夜人重铸一把“不知名”的瓦雷利亚钢剑。

  ……

  “唉,自然是愿意,但你为何不把剑带来呢?”托布叹了口气,“让我亲自北上去干活也不是不可以,但我得提前说明:身为维斯特洛最优秀的铸锻工匠,我的出场费可是很高的,咱们得在这里先谈好价码。”

  “开价吧。”艾格也从不指望人人都能觉悟高到因为守夜人声称自己与异鬼作战就愿意免费提供服务,但一个平民铁匠而已,技术再好,顶了天也就千八百,能高到哪里去?

  “您决定将一把瓦雷利亚钢剑熔铸成尽可能多的箭头。”托布·莫特犹豫一番后报了价,“不管那把剑有多大,我要其十分之一的瓦雷利亚钢作报酬,如何?”

  “十分之一的瓦雷利亚钢?”旁边的贝里听完大笑一声,“可真是好价码,泰温公爵多半愿意用十万金龙购买任何一把瓦雷利亚钢剑,却穷尽半生都没找到卖家……你一个铁匠,一次出场费竟要上万金龙,比我这黑港伯爵一年收的税还要多?”

  “一把原版且完整的瓦雷利亚钢剑十万金龙都不止,因为它除了是一把武器外,更是一件绝版的收藏品!但熔化之后,它就只是一种性能卓越的材料了,而十分之一量的材料到底值多少钱,在看到这把剑的大小前我还真不敢随意下判断——总之绝对不值一万金龙。”托布没有直接回应贝里的嘲讽,而是义正言辞地分析起来,“但是大人,您在信任并选择我为您重铸瓦钢武器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是在许多年前去狭海对面学习的瓦钢铸造技术,这么长时间过去,是会生疏的?”

  哪有做生意的这样自我质疑,砸自己招牌的?艾格心生好奇——他还真没怀疑过,不是因为想不到,而是因为对方在原剧情里成功铸造了“守誓者”和“寡妇之嚎”,让他这个穿越者潜意识里就信任了他。

  “我现在问还来得及,你生疏了吗?”

  “我可以很确定地回答您,没有!”店主斩钉截铁,“不是因为我记性好、天赋高,而是因为我有持之以恒地练习!瓦雷利亚钢剑举世难寻,但各种小物件例如学士链环、袖珍匕首、戒指等却时有能在黑市上见着……在我向科霍尔的大技师献上学费开始学习重铸瓦钢的技艺之初,大技师就提醒过我:我可能一辈子也没机会碰上别人来找我重铸一把真正的瓦雷利亚钢剑。但即使如此,我依旧每年都会花几百金龙用来购入零零碎碎的小瓦钢物件,反反复复地重铸、再重铸,直到最终失败导致瓦雷利亚钢变质失去各种特性为止,然后从中总结失败的经验并思考该如何避免。这样一个靠巨大代价养出来的熟练工……等了无数岁月只为有一天能为您和您的剑服务,这样想一下,您还觉得十分之一的瓦雷利亚钢这个价码……贵吗?”

  原来是绕着弯子自吹自擂,但店主的话入情入理,艾格不仅没有对他的自卖自夸产生厌恶,反而甚至要被他这种工匠精神给感动了——就像屠龙术,花费时间精力和金钱学得并反复练习,却极有可能穷尽一生也等不来一条“龙”,这种无望的守候,和守夜人的精神竟有些微妙的异曲同工:从古至今,多少守夜人为永远不会来犯的异鬼守卫了一辈子长城?

  若这番话属实,那托布的出场费确实配得上他要的价码。

  “熔铸瓦雷利亚钢箭头?”射手安盖来了兴趣,“七神在上,我可从没用过瓦雷利亚钢武器,总司令大人,若您愿意在重铸成功后给我十枚这样的箭头,我会向你证明,我为什么能在首相的比武大会上夺冠!”

  “只要阁下的箭术有贝里伯爵说得那般神,我会考虑的。”艾格微笑着回答,然后看向托布,沉声回答他的问题,“别十分之一了,我给你五分之一!但有两个附加条件:一、若重铸过程中出现失败导致损耗,先从你那五分之一里开始扣——这意味着,若损耗超过五分之一,你就得为我打白工;二、你的报酬,我要先拿来去对付异鬼和夜王,在这场战争结束后再支付,最晚一年内兑现,若箭射出去却收回不满五分之一,以金币补偿。”

  艾格的条件相当之苛刻,但到了托布·莫特这个级别的匠人,赚钱其实已经不再是他的人生目标和理想。熔铸一把真正的、完整的瓦雷利亚钢剑,能获得这种体验本身,就已经是极大的回报。

  店主不假思索:“好!但请容我准备一番……我不熟悉了解赠地的条件,熔铸瓦雷利亚钢剑,可是需要完整且良好的铸造设施和环境,以及一大堆不寻常的道具的。”

  “铸造设施和环境后冠镇应有尽有,缺的我也可以从临冬城借。至于道具,你不是经常练习吗,难道会没准备?我记得让派来的人说清楚了的:要么答应然后立刻就跟我走,要么……我就拿着那把完整的剑当传家宝了。”

  ……

  这可不是谈判技术中的招数或威胁,艾格是真的这么决定的。将暗黑姐妹熔铸成箭头并改名本就是毫无缘由的心血来潮,他不可能为这么一步闲棋,而在这最紧要的关头浪费哪怕只一天。

  想要利用那个知名预言的影响力,直接把剑改名“光明使者”,所取得的效果也绝不会差哪怕半分。

  托布·莫特抿紧了嘴唇,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艰难地内心斗争了十几秒,最终决定不能放任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从手中溜走:“罢了,请容我花片刻交代下店铺的运营和后续工作,然后便立刻出发。詹德利!去把我床下那个小箱子搬出来,然后去准备两匹马,跟我去长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