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百三十四章 生杀予夺

作品:十方乾坤|作者:神出古异|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9-15 07:53:14|下载:十方乾坤TXT下载
  现场的气氛,一下变得紧张了起来,无天殿的实力固然强盛,廉贞司修为极高,紫微司更是深不可测,但这里是幻墟之丘,天逐城三个字更加令人颤抖。

  不要看病麒麟一副病恹恹的模样,人又显得随和,可他的实力,却是除苍龙之外,六殿里面最为深不可测的,如同一座云缭雾绕的悬崖,看似飘渺幻仙,但在那云雾之下,却是不见底的深渊,无人敢轻易尝试。

  这一刻,所有人都屏息凝神,不发出一点声音,整个谷口之地,只有那轻轻的“轱辘”之声缓缓响起。

  麒麟坐在轮椅上,缓缓向前,而此时,廉贞司已是双眉深锁,紫微司脸上神情仍然未变,只淡淡道:“这里虽非禹境,可也非天逐城,出了天逐城,则是生死由命,天逐殿何以来黄泉谷插手他人之事……”

  麒麟道:“天下之事,非天逐城所能管,可幻墟之丘之事,天下管不得,天逐城却管得。”

  此言一出,附近不少人皆感到心神一颤,幻墟之丘虽是最混乱的地方,每天腥风血雨不断,但那只是天逐城不管而已,可若真要管起来,便是准圣也要低头。

  这一刻,紫微司的声音也一下变得有些阴沉沉了:“如此说来,天逐城今日,是定要插手此事了……”

  整个谷口,气氛变得更加凝固,所有人都凝神不语,廉贞司双眉深锁,他是没有想到,天逐城的人会突然来插手此事,这到底是为何?

  一时片刻间,他也想不明白,一向不插手外界风云的天逐城,这次怎会突然为了这小子而出来?

  不过从眼下情形来看,病麒麟一身修为深不可测,玄武的修为亦不在自己之下,这里还有着诸多幻墟之丘的人,动起手来,没有任何益处,今日之事,只能作罢。

  思念及此,廉贞司随即向紫微司传去一道神念:“此地不宜久留。”

  “也罢……”

  紫微司慢慢往谷外走了去,经过病麒麟轮椅旁边时,缓缓说道:“不过本司似乎记得,百年之前,苍龙曾立下誓言,一个甲子内,天逐殿不踏出天逐城,百年之内,不踏出幻墟之丘,如今甲子之期已过,但百年之期,似乎还未到……”

  麒麟淡淡一笑:“倒也快了。”

  “是么……那就等那一天的到来。”

  紫微司眼神锐利,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令得前面两边的人,都下意识往后退去,不敢挡在他的前面。

  二人的身影渐行渐远,直到消失无踪,方才那紧张气氛才逐渐缓和下来,而这一刻,众人的目光,有的落在天逐殿这边,有的落在萧尘这边,此时均在心里猜测,这个白发年轻人,究竟是何人?

  今日之事,从来没有过先例,无论是在哪里,哪怕是在天逐城内,也从来没见天逐殿如此回护过谁。

  这次未免也太奇怪了,莫非此人身上,有着天逐殿想要的东西?这大概是唯一能够说得过去的理由……

  众人慢慢又将目光落在了病麒麟身上,看着他那一张略显苍白的脸,天逐七殿,每个人都有着一张面具,且从来不在人前摘下,可百年前的时候,麒麟脸上的面具让人打碎了,所以从此他便再也没有戴过面具。

  忽然,只见他手一抬,手中一枚闪闪发光的事物,已朝萧尘飞了去,那事物来得甚疾,萧尘两指一并,伸手接住,却是一枚特制的金叶子。

  只见麒麟笑道:“你拿着这枚金叶子,从此幻墟之丘谁与你为敌,便是与天逐城为敌。”

  此言一出,四方众修者更是一震,这是天逐殿的“生杀予夺”金叶子,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今日竟得天逐殿的生杀予夺……

  这一刻,不少人都感到心神一颤,天逐殿的行事,向来教人捉摸不透,可今日未免也太让人意外了!

  刚刚的事情也就罢了,可天逐殿的“生杀予夺”从来不会交予外人,但现在,病麒麟竟将此物交给了一个外人,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此人拥有了天逐殿的“生杀予夺”,整个幻墟之丘,从此有谁还敢去招惹他?他手持生杀予夺,便是说,他随时都能请来天逐殿的人……

  这回便是红蝶仙子等人都彻底愣住了,天逐殿这回到底是什么意思?若说回护他倒也罢了,可将“生杀予夺”交在他的手里,这是什么意思?

  这时,一名身穿青衣的老者站了出来,远远看着病麒麟道:“麒麟殿主,老朽倒是有些不明,这‘生杀予夺’,天逐殿从不交予外人,为何今日麒麟殿主,却将如此重要之物,交给了一个和天逐城素不相干之人?”

  他这话却是问出了在场所有人心中疑惑,只见麒麟淡淡一笑,看向他道:“天逐殿行事,从来无须向任何人解释。”

  随着此言一出,空气里像是忽然凝起了一层寒霜,所有人都感到一窒,虽然此刻病麒麟是面带笑容将这句话讲出来,但却令得各人心里一颤,那青衣老者忽然脸色煞白,不再问下去了,默默往后退了回去。

  而麒麟也不再多言,转动轮椅,往谷外的方向去了,在谷口里面,萧尘手里拿着这枚金叶子,凝视着轮椅渐渐远去的背影,天逐城为何要帮自己?

  “哦,对了……”

  就在他凝思之际,麒麟又停了下来,微微转过头,说道:“一年之后的无双会,你应该会去吧……”

  “无双会……”

  萧尘眉心微微一锁,他曾有耳闻,但暂时还不清楚这灵墟境的无双会具体是怎样,不过想来,绝不简单。

  麒麟笑了笑,不再停留,转动轮椅,在身后留下两排轮印,人影渐渐消失在了黄昏之下的山岭里。

  而黄泉谷这边,许多人还没能够完全回过神来,至于之前那些还蠢蠢欲动的人,这时都已经缩着脑袋往后面退了去,这回便是再有十个胆子,他们也绝不敢去找萧尘的麻烦了。

  其时暮色渐至,萧尘仍然凝望着病麒麟离开的方向,在来幻墟之丘前,他甚至不知道这里有个天逐城,那日他去天逐城的时候,只发现城中有一股异常强的灵力,除此外无任何异处,而今日天逐殿的人忽然来帮他,究竟是为何?

  不过不管如何,此地终是非久留之地,只见他眉宇微锁,道了一声“走”,身后白鸾紫鸢等人,更不犹豫,立即跟着他往前去了,至于鬼阴老祖,自然也跟了上去,十几人很快便消失在了暮色下。

  而这边山峰之上,萧青河脸上神色变幻不定,此子难道真是当年,萧逐风与苏柔之子……

  为什么天逐城的人会帮他?

  一时之间,萧青河并不敢断定心中所想,但看来,多半是与当年萧逐风有关……

  蓦然间,他似又想到了什么,这一回,脸色神情骤然而变,旁边萧灵儿见他脸色变化如此之大,眨着一双大眼问道:“五长老怎么了呀……”

  渐渐的,萧青河回过神来,此刻仍然望着萧尘一行人离去的方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而在一边的萧梦儿,她也同样望着萧尘离去的方向,但心中所想之事,却只有一件,一年后的无双会。

  ……

  离开黄泉谷千里之后,夜幕已悄然笼罩,萧尘停了下来,按照约定,他须将太阴司的魂魄还给鬼阴老祖。

  此时他倒也不犹豫,凝指一划,面前出现一道符印,紧接着,只见一缕青烟从那符印里飘了出来。

  见到这一缕青烟飘出来,鬼阴老祖脸色微微一变,有一种难言之色从他脸上闪过,最终只见他结了个印,口中念动咒诀,将那一缕青烟,引入了一枚魂玉之中。

  “此人的魂魄,我已经交还于你了。”萧尘看着他,淡淡说道。

  “也罢,也罢……”

  鬼阴老祖收起魂玉,身形一动,往远处去了,黑暗里,似是传来一声细不可闻的叹息。

  “白鸾,紫鸢,我们也走吧,去前边看看是否有城镇,今晚先找个客栈住下。”萧尘望着鬼阴老祖消失的方向,回过头来,一行人立即往另外的方向去了。

  到夜深之时,天上忽然下起了雪,地上也慢慢覆盖起了一层积雪,时已入隆冬,想来玄青山下,也已经下雪了吧,宁村外面的小路上,又已是大雪盈尺了吧……

  一间客栈的庭院里,萧尘独自坐在亭中,望着那院中雪景,天上明月无瑕,映照着片片白雪飞落,如梦似幻。

  回想当年,他只是宁村里的一个小小顽童,从未想过,如今他会经历这么多的事情,而此时在他手里,仍然拿着傍晚时病麒麟给的那枚金叶子。

  “生杀予夺。”

  只见金叶子上面,写着这四个字。

  “若是有朝一日,尊上也成为了一个生杀予夺之人……”

  后面忽然响起了紫鸢的声音,只见她轻轻走来,手里拿着一件貂裘,慢慢披在了萧尘肩上。

  “那未央她,一定不喜欢。”

  萧尘一边说着,一边放下了手里的金叶子,望着亭外白雪飘飘,脑海里蓦然响起一个声音:“世间草木之花多五出,独雪花六出,所以雪花还有个美丽的名字,叫做未央花……”

  “白鸾呢?她没有与你一起吗?”

  “姐姐去打听关于无双会的事情了,让我们明天直接走,不用等她。”

  “这样么……”

  萧尘望着亭外白雪,不再说话。

  ……

  此时在无天殿,太华宫秘境。

  秘境里面光线略显昏暗,只见一道人影站在里面,没过多久,外面又进来一道人影,这人却是紫微司。

  “真人。”

  紫微司从外面走了进来,向秘境里的人打着招呼,而秘境里这人自然不是别人,乃是无天殿三位太上真人之一的太华子。

  “你说说,那日情况。”

  从此时太华子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变化,紫微司点了点头,便将那日在黄泉谷的事情说了。

  听完之后,太华子深深锁起了眉,慢慢转过身来,眼中似有一道异芒闪过,看着他道:“你是说,天逐殿出手了。”

  当看见此时从太华子双眼里闪过的一丝异芒,紫微司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点了点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