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季 第188章 旷世绝对

作品:一生我只爱你|作者:乌篷船|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7-10 04:40:40|下载:一生我只爱你TXT下载
  甜言蜜语展现夫妻情深

  向庆叛宋偶得旷世绝对

  ◆◆◆◆◆◆◆◆◆◆

  丛林里。草丛中。

  月色如镜。女人如水。

  一番辛勤耕耘,几次腾云驾雾。

  柳诗妍美眸轻合,柳眉微皱,香汗淋漓,显得浑身酥软无力。娇喘细细的她此刻看起来像是一朵绽放的鲜花,如此清新,这般动人。她的秀发向四周散开,俏脸上还残留着一丝醉人的春意,秀美的桃腮晕红如火。

  这是她在野外丛林的第一次体验。事后想来,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竟然十分主动的配合丈夫行云布雨,在这丛林中任由他播洒雨露,而自己则全情投入的婉转承欢,自己如何变成这样了?官人会不会从此瞧不起自己?

  “看娘子这般陶醉,想必一定飘飘欲仙了?”

  柳诗妍慢慢的从无比的兴奋中清醒过来,听到这样说,“嗯”了一声,羞羞的钻入丈夫的怀抱。

  “官人快活么?”她低语羞问。

  方羽如实告知:“从未有过的快活。谢谢娘子这般主动,为夫甚是欢喜。”

  说完,他用食指轻轻勾起她的下巴,啄了一下那柔软香甜的唇,一本正经的问起她的感受。柳诗妍羞得越来越红,俏脸越发滚烫,回应了一句:“恍若云巅之上。”

  说罢,她便一头埋入丈夫的胸膛,咯咯羞笑。

  “丛林之中鸟语花香妙趣横生,这主意倒是不错,亏得娘子想出……”

  柳诗妍一听,脸色微微变了变。官人话中含义莫非是他认为……

  想到这里,她急忙辩解:“官人,奴家不是青楼女子,荒郊野外做这般事奴家知道廉耻,官人可不要曲解……”

  其实她根本就不需要辩解什么,方羽也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他刮了一下她的秀鼻,知道她想解释什么,心疼的将她搂紧,在她耳边郑重的说:“世间女子万万千,我独爱你一人。”

  柳诗妍幸福一笑,送上一个香香甜甜的吻,柔声道:“天涯海角有时尽,此情绵绵无绝期。奴家一辈子是官人的人。”

  “跟我回家吧?”

  “嗯。”

  “家距离很远。”

  “官人去哪,奴家便跟随官人去哪。”

  “我们永不分离。”

  “嗯。”

  月光下,两人赤身相对互诉衷肠,不知不觉间,感情更深了一层。

  她就像一只温顺的小懒猫似的蜷曲在丈夫的怀里,双臂紧搂着他的臂膀,挺拔的雪峰贴着他的胸膛,羞羞的笑了。

  一路上,她挽着丈夫的臂膀,说说笑笑,想起那对联,便嘟嘴问道:“奴家有对子至今未曾有人做得,不知官人可否解答?”

  方羽嘻嘻一笑,道:“若是做得又当如何?”

  柳诗妍哼了一声,言语间大有你想怎样便怎样之意:“官人意欲何为?”

  方羽不怀好意的说道:“若是做得,下回的云雨之欢便在床底下。”

  柳诗妍一愣,床底下?“床底下脏乱不堪,官人为何要在床底下做事?”

  “动静太大怕床塌了。”

  柳诗妍又是一愣,继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笑得花枝乱颤,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许是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了,欲掩口止笑,谁知愈遮掩愈想笑。怕惊扰他人,柳诗妍只好拉着丈夫的手快步进入房间。

  进了房间,方羽便递过笔来。柳诗妍含笑接过,随手就来了上联:

  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

  特么的,果然不得了!这娘们有才啊,难怪他人对不出。

  方羽提笔沉思良久,未有头绪,于是推窗透气看风景。夜晚中,月光下,可以看到远处山峰依稀的轮廓,心中一动,计上心来,提笔写道:

  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

  “娘子,为夫对得如何,可是工整?”

  “算你过关,这第二题有些难度,官人看仔细了。”

  “请娘子出题。”方羽恭恭敬敬的作了一揖。

  “是,官人。”柳诗妍微微一笑,随即行了个万福还礼。

  待她写完,方羽过去一看,这上联是:

  水有虫则浊,水有鱼则渔,水水水,江河湖淼淼。

  擦!这难么?好像是有点难度……他背负着双手在屋里来回踱着方步,忽而计上心来,做得下联:

  木之下为本,木之上为末,木木木,松柏樟森森。

  “官人真是聪明了得!”柳诗妍看后不禁拍手称赞,脸上笑靥如花。

  “为夫对出来了娘子为何这般高兴?”

  “因为做得这对子之人是奴家丈夫,奴家自然高兴。”

  “那有何赏赐呢?”

  “之前皆是考验官人,如下这上联,才是奴家所做。不瞒官人,爹爹做生意出远门之时曾经拿着这上联四处寻求有才之士,皆败兴而归。官人若是做得,奴家,奴家……”

  “为夫若是做得,娘子又待如何?”

  “若是官人做得,奴家便答应官人任何一件事。”

  “好!请娘子出题。”方羽一下子来了兴趣。

  俊秀的字迹逐一展现,洋洋洒洒,方羽初时不以为然,渐渐的也愣住了,继而皱起了眉头。这上联,果然是旷世绝对: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高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趁蟹屿螺州,梳襄就风鬟雾鬓。更频天苇地,点缀些翠羽丹霞。莫辜负:四周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

  我的老娘啊!方羽狠狠的拍了拍脑袋,他不认为自己聪明绝顶,但自信博览群书,上下五千年要说哪里都是一箩筐,可是这么长的对联还真是不多见。

  难!

  不是一般的难!

  非常非常的难!

  方羽思来想去头皮都快抓破了还是毫无头绪。正在这时,忽听客栈楼下一阵哭声。循声望去,只见一老者瘫倒在地嚎啕大哭。

  小二上前询问才得知,原来,完颜宗望押解着战利品返回的路上还在搜刮民脂民膏,老者的女儿芳龄二八,和一书生喜结连理,本来日子过得和和美美,不曾想金军经过时见到他女儿长得颇有些姿色便抢了去。老者女儿假意答应,趁其不备逃走,料想着金军山路不熟悉应该能够逃脱,不曾想金军花了赏金派了人残忍的将她杀害了,书生上前质问,也被那人杀了。可怜的女儿遇害时腹中已怀有三个月的身孕。

  说到这里,老者已然泣不成声。

  小二问:“那人姓甚名谁你可知晓?”

  老者回复道:“那人说了,他叫向庆,原是漕帮帮主,现在已经归降金军,是完颜宗望的门徒……”

  “走走走……什么向前向后的,走远点,莫要沾了晦气!”掌柜的冲出来,喊来一帮打手将老者轰了出去。

  方羽将小二偷偷招呼过来,给了些银两,吩咐他好生照顾老者。小二虽然疑惑,但一切向钱看,有银子赚就好,便将老者请了进来,让他饱餐一顿,又给了他一间厢房。老者知晓遇上了贵人,万分感激的磕了三个响头。

  “竟然投靠金人,该杀!”

  方羽愤愤然说道,突然灵光一闪,他哈哈一笑。柳诗妍疑惑不解,他却兴奋的像个小孩子一般捧着妻子的俏脸亲了又亲。

  “官人如何这般高兴?”

  “有了!有了!”方羽连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官人时至今日,要了奴家四次,奴家还不曾有……”柳诗妍羞笑一声,真是的,怀孕有这么快么?

  “娘子若想怀孕还不是易如反掌?我是说,这下联有了!”方羽激动的跳了起来,灵感一来,千军万马也抵挡不住,立刻提笔疾书:

  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何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伟烈丰功,费尽移山心力。尽珠帘画栋,卷不及暮雨朝云。便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落照。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

  柳诗妍惊愕的目瞪口呆,捧着这对联细细品鉴,不禁拍案叫绝。这男人当真了不得,乃状元之才啊!

  过了这一关,便是她兑现承诺的时候了。方羽嘻嘻一笑,顺手剥落了柳诗妍的衣衫,只留抹胸和亵裤,然后大步流星的往床上走去。

  “官人……刚才丛林一战奴家至今还留有余温,可否留着明日再行夫妻之事?”柳诗妍有些惊慌,这要是再来一次,自己非得骨头散架不可。

  “胡思乱想什么呢!都快四更了,再不睡,就要天明了!”

  “啊呀……原来官人说得是这个呀……”柳诗妍瞬间脸红了。

  方羽苦笑一声,抱着她轻轻捏了一下她的屁股,道:“小调皮,将烛火灭了,睡觉!”

  柳诗妍俏皮的吐了吐香舌,“噗”的一声吹灭了蜡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