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五十七章 告死鸟

作品:灾厄收容所|作者:幻梦猎人|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19-06-12 17:11:58|下载:灾厄收容所TXT下载
  温文捂住下巴狂奔着,身上凉飕飕的,竟然隐隐产生了一些快感。

  “怪不得有那么多裸奔的暴露狂,这样真的很爽啊!”

  既然已经被这么多人看到,温文索性就放飞自我,跑得更加奔放。

  当跑到一处没人地脚之后,他立刻进入了收容所,等待一个小时时间再退去。

  “废了,废了!”

  “这变身太羞耻了,根本就没法用,我以后绝对不会使用的!”

  温文愤怒地在收容所内转着圈圈,看起来十分狂躁。

  但当他撑到一个小时的时间,结束变身之后,反而思索起来。

  “忽略那些变态元素,这手链的能力真的足够强大,而且可以完美地隐藏我的身份……是一个很好的马甲。”

  “而且那种模样,倒也挺有趣的……”

  一想到自己之前信誓旦旦地说,以后不使用这能力的时候,他就又有些犹豫了。

  ……

  一个小时之后,穿着黑风衣的温文,面色如常的从收容所内出来,找到了自己的新车。

  开开心心的开回自己家,仿佛他从来没有裸奔过。

  第二天一早,温文来到猎人协会,就开始例行会议。

  每天早上的会议,算是猎人协会的传统,只要有异常事件发生,不管严重程度有多高,都要进行会议。

  林哲远轻咳一声说:“昨夜,有一个超能者袭击了张可为的私人博物馆,可能从里面偷走了比较珍贵的物品,这是根据围观群众的描述,画出来的图像。”

  他拿出一张素描图,展示给所有人看。

  丁明光一看到这图片,口中的枸杞水就喷出来了,这特么是什么鬼!

  其他人也都神色怪异,这个超能者怕不是在玩行为艺术吧,大半夜的裸奔抢劫,脑子坏掉了?

  “不要小看他,根据撞破的玻璃,和他逃跑时的速度来看,这人的实力也不弱,不容小觑。”

  林哲远面色如常说,该吐的槽,早在他第一次拿到这份资料的时候,就吐完了。

  “另外,我们不确定他是怪物还是超能者……”

  “怪物,一定是怪物吧,超能者哪有可能穿成这个样子。”宫保丁拿着丁明光的同款水杯,一边喝水一边说。

  如果是往常,温文看到这样的情况,一定是吐槽最狠的那一个。

  但今天,他实在什么都不想说。

  “奇怪,你今天怎么没说骚话。”林璐奇怪地看着温文,觉得温文有些不正常。

  温文心虚说:“咳咳,重伤未愈,没有心情。”

  接着,他注意到了尤汉的神情有些不对。

  他,哦不对,是她盯着那张纸,眼睛有些放光。

  “嘶……她不是看上这人了吧。”

  一想到这一茬,温文就更加剧烈的咳嗽起来,引来了众人关切的目光。

  毕竟那天,他们可是亲眼看见温文的腰子被戳穿的……

  “‘冰河’即将到来,芙蓉河市的其他隐患尽量都要清除一下,宫叔现在同化成功,应该会被分派到别处做队长。”

  “你在我们这里待不了几天了,所以这几天尽量地发挥一下余热吧。”林哲远看着宫保丁说。

  宫保丁无奈的点头,林哲远的意思,是让他临走之前啃几块难啃的骨头啊……

  “温文,你现在受伤了,就不要做太激烈的任务,你的调查的能力很强,这样吧,你和焦新蕾一组,给我把那个裸奔的家伙调查清楚。”

  “这个……”温文有些犹豫,自己调查自己有些不妥吧。

  “就这么定了,散会。”林哲远一拍桌子,所有人都行动了起来。

  尤汉走到温文身前说:“找到那人的消息之后,记得告诉我哦。”

  温文木然的点头,他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然后林璐凑到温文身边,贼眉鼠眼的看着温文说:“你就不好奇,为啥我老哥对那个‘冰河’反应那么大?”

  “你这么一说,是有点奇怪,最近他的干劲好像很足的样子。”

  温文点头,心中的八卦之魂也燃烧了起来。

  林璐小声说:“嘿嘿嘿,之前我哥和‘冰河’一起追求嫂子来着……”

  “哦……”

  温文露出滑稽一般的笑容,了然的点点头,曾经的情敌变成上级来到自己地盘,任何人都会紧张的。

  从会议室中出来,温文看到了正蹲在会议室门口的焦新蕾。

  前一段时间,协会一直都很忙,以至于把她扔在一旁,一直都没人管她,看起来有些可怜。

  “起来了,执行任务,这次我来带你。”

  “真的?”

  焦新蕾惊喜说,她已经在这里坐了很久的冷板凳了。

  “当然是真的,我们去调查一个男人。”温文模糊地说。

  “什么男人?”焦新蕾疑惑问。

  温文把刚才会议上的消息和焦新蕾说了一遍,焦新蕾就不满的撅起嘴。

  “原来是抓一个不知廉耻的死变态啊,还以为我得到认可了呢,没想到是这种不重要的任务。”

  温文直接弹了焦新蕾一个脑瓜崩,教育她说。

  “不管是什么任务,都要认真对待,还有那不一定是不知廉耻的死变态,那只是兴趣爱好不同。”

  “知道了,可是……半夜裸奔,就是变态啊……”

  焦新蕾捂着额头,低声应和说。

  坐上新车,两人前往市疗养院。

  “这车真高级啊。”

  焦新蕾好奇的东摸摸西看看,如果她没有成为超能者,开着这样车的温文,恐怕就是极品钻石王老五了。

  “先别管车了,我还没问过你,那天在别墅里,你到底觉醒了什么能力。”温文一边开车一边问。

  “能力……”说到能力,焦新蕾的神情有些低落。

  “我能看见死亡!”

  “在我眼中,每个人的头顶上都有着不同的颜色,黑色代表死亡,黑色越浓郁,死亡就越接近,预测也就越准确。”

  “林队长给我的能力起名叫告死鸟!”

  “有意思,那你能看见我什么时候死吗。”温文随口问。

  焦新蕾摇摇头说:“看清超能者的死气比较费力,而且我也无法改变死亡,所以我不想去看熟人。”

  知道熟人什么时候会死,却无力改变的情况,这几天她已经体会很多次了。

  那种感觉实在太糟糕,所以如非必要,她不想开启她的能力。

  而且,她也看过温文,在温文的头顶上,没有黑色颜色块,有的是一扇她看不穿的黑色门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