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618外夷犯境,虽远必诛(18)

作品:三国之鬼神无双|作者:坐井观天的青蛙|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6-18 09:58:18|下载:三国之鬼神无双TXT下载
  成公英一听,露出几分诧异之色,但见马纵横不像是开玩笑,连忙答道:“陇西乃是西凉重地,又素来是西凉屯粮之所。波斯军似乎也知道这点,城内有万余重兵把守,并且由波斯王麾下一员猛将亲自指挥。至于有没有存粮,依我这些年得到的情报来看,当初波斯军从陇西运走了大约有数千担的粮食,若无意外陇西应该还有两千余担甚至更多。但这些粮食已经是波斯军的保根之本,一旦失去陇西,波斯军那可就真的被逼入绝境,要背水一战了。”

  “哼,我才不管他是否背水一战,我只知道外夷侵略我国土,杀我百姓,该以牙还牙的,该碎尸万段的一个都不能少!!否则外夷之民还以为我华夏民族是软柿子,想捏就捏呢!!”

  马纵横面色显得有些阴冷,眼神冷厉,话罢浑身更是升起一股骇人的气势。成公英暗暗轻叹一声,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主公还是原来的主公,虽然他如今脾性显得内敛和成熟许多,但骨子那股杀性还是未曾改变,尤其在民族大义上更是容不进半点沙子。成公英至今还记得当年曾有一回,金城边境一座小城遭到羌胡部落的袭击,当时暴戾的羌胡将士屠杀了将近半座小城的百姓。马纵横得知后,当夜就带着数十从骑星夜赶路,成功截杀了正要归去的羌胡人马。那一战,成公英也随马纵横一同前往,当时如化身鬼神的马纵横,仅仅一人便杀了近百余羌胡将士,一身战甲兼战马皆染成血红之色。当时有数十漏网之鱼逃跑,其中更有当时统率那支羌胡人马的统将。马纵横一路追袭近百里,追出边境,杀了那数十人兼之羌胡统将,正要回去时,那羌胡部落的援兵赶至,四面八方而来,近数千羌胡将士。马纵横故意放缓速度,将之引致一处谷口,立于一处高地,占据着地形的优势,凭着如同鬼神一般的武勇,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当成公英得知消息赶到时,只见高地之下,延伸至谷口通道,遍地是羌胡人的尸体,血流成河,横尸遍地。羌胡人被杀得胆寒心惊,如惊弓之鸟,各个丢魂失魄四轰而散。当时马纵横杀气之浓,成公英甚至一时不敢接近。不过令成公英印象深刻地是那些逃去的羌胡将士,马纵横却无继续追击,也并非当时马纵横已经体力耗竭或是忌惮于羌胡军人数众多。毕竟这个男人,纵使是面对百万大军,也不会皱半个眉头。成公英很清楚,马纵横的杀戮,并非单纯的嗜杀,他的愤怒只是来自于那些屠杀了半座小城的羌胡人。

  或许当今天下许多人都把马纵横视作屠夫,而且还是古今罕见的大屠夫,但成公英却比谁都要肯定,自家的主公绝非嗜杀之人,他的杀戮绝非为了私欲,而且他比任何人都要珍视他的同袍、乡亲、民族胞亲。

  “公英,若我有意取下陇西,取粮救济武山百姓,该当如何?”马纵横沉了沉脸色,忽然喊道。虽然成公英早有预料,但听马纵横此下问起,不由地内心一叹。

  陇西自古乃西凉重城,地形更是独天得厚,易守难攻,更有万余波斯重兵把守。以波斯军的战斗力以及陇西的地形以及防备来看,除非有十倍于波斯军的兵力,轮番猛攻,方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拿下陇西。否则一旦时间拖延过久,波斯军的大军赶至,将会形成腹背受敌的险境。

  而如今马纵横不过仅有数千黑风骑精锐,虽然黑风骑战力非同寻常,若是野战,足可以一当十,但若是攻城战,恰恰又是黑风骑的弱点。

  成公英皱起眉头,似乎一时间并无头绪。这时,马纵横冷漠如霜的脸上忽然展开一抹冷厉的笑容,笑道:“我有一计,公英不如听听,看看能否有些头绪。”

  成公英听话,双眸乍是一亮,很久以前他便知道自己这个看似粗枝大叶的武夫主公,却常常有许多古灵精怪的计谋,往往能够出其不意,就连成公英也佩服得五体投地。

  一阵后,马纵横话罢,成公英双眸光芒如星辰般璀璨,浑身颤抖,却是激动地颤抖。

  “妙计,妙计啊!!主公此计,当留存千古!!”成公英激动地喊道,眼中更有泪光闪烁。马纵横听了,却有些古怪地笑了起来。

  数日后,在陇西城西门外,正值黄昏时分,忽然远处有一庞然ju物,波斯军的将士看得惊奇不已,守城大将连忙派斥候前往打探。不久,斥候赶回,说城外忽然出现一座用木头打造的硕大木马,本是由一支商队押送,后来见到他们波斯军的斥候便吓得一哄而散,唯独有一商贾打扮的中年男人大哭着不肯离去。他们斥候队伍见有古怪,遂在那座硕大的木马周围转了一圈,竟然发现在那木马口中有金光闪闪的东西,似乎藏着不少的珍宝。那波斯军的守城大将听了,不由双眸乍亮,同时又起了贪欲,示意那斥候过来,在他耳边嘀咕几句,让他管好自己的嘴巴,莫要泄露了风声,并表示待他取了珍宝,肯定不会少了他那一份。那斥候也不是傻子,而且也知道这位将军狠辣的脾性,他相信若是自己胆敢说个不字,这位将军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杀了自己。随后守城大将又召来麾下心腹,命其秘密夺下城外木马。

  到了三更时分,陇西城西门外,只听阵阵嗡鸣,一架硕大的木马正缓缓地往城门驶去。

  “那商贾秘密chu理干净了么?可别走漏风声了!!”守城大将面色阴冷地说道。

  “将军饶命!!”

  “嗯!?怎么了!?”

  “小的领兵赶去时,那商贾早已逃去了。小的带着麾下四处寻找许久,却还是未能发现他的踪影,还请将军恕罪。”

  “哦?那商贾竟然逃跑了?”守城大将听了后,不由多了几分疑心,照理若是这木马真的藏有巨财,这视钱如命的商贾应该不会轻易放弃才是。不过转念一想,守城大将却又释然。毕竟他们波斯军如今的恶名恐怕已然传遍这片土地。根据先前斥候的禀报,这商贾刚见到他们波斯军的人马时,还曾不肯放弃,守在木马旁大哭。恐怕是后来见他们波斯军的人马跑了,恢复理智之后,倒也明白性命始终要比钱财宝贵,后来便也跑了。

  “待会快到城下时,让本将军亲自检查。”不过守城大将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尤其不久前他才得知消息,那位据说是这片神秘华夏土地最为强大并且拥有最强盛势力,有着鬼神称号的男人,秘密回到了他的乡地,也就是波斯军正在侵略的西凉。而且还击败了波斯大军的第三军团,抢去了波斯军重要的辎重。而如今陇西城内的存粮乃是波斯军仅存的军粮,不容或缺,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而他作为守城大将,不但性命保不住,恐怕家中老小皆要受到连累,丢了小命。这守城大将贪心归贪心,但却也明白回避风险的道理,这也是他能够在波斯军中存活至今甚至能够占据一席之位的因素之一。

  不久后,却见那座硕大的木马停到了城下不到百丈的地方,守城大将故意调走了城上的守兵,只留下自己的心腹把守,却是怕人多眼杂,也明白财不可露白的道理。

  硕大的木马车四周,却见一干波斯军将士举着火把,守城大将在木马车旁兜兜转转了几圈,然后停了下来,看着木马车称奇不已。先前这位守城大将的心腹押送这座木马车时,因为得到他的命令,因此皆没有进过木马车内打探。守城大将有心独吞,就算不行,起码也尽可能地削减要分出的钱财。当然前提是要这座木马车里面当真藏了巨财的情况之下。

  “他们汉人有一句话说得是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是富贵还是劫难,不试试怎么知道。”那守城大将嘀咕了一阵后,终于是下定了决心,走近了木马车。就在此时,忽然有斥候策马快速赶来,那守城大将吓了一跳,还以为是有敌人来袭,神色大变。

  “将军,我等发觉有几支小队的人马,装甲良莠不齐,说不定是活跃在这附近的马贼临时组成的杂牌军。而且小的还发现其中一支队伍之中,今日发现的那位商贾竟然藏在那里!!”

  此言一出,那守城大将军却反而露出惊喜之色,双眸光芒乍亮,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这回真的要发财了!!此番赌上身家性命,就是为了来这里发财。那商贾不惜性命还找来这些马贼也要偷偷杀回来抢回这木马,肯定这木马车内藏有巨财。”守城大将在内心想道。

  于是,守城大将下令,让心腹把木马车先运回城内,并留下百余精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