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两千四百三十二节:你我情分尽了!

作品:儒武争锋|作者:情殇孤月|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0-10 00:54:01|下载:儒武争锋TXT下载
  ? 他看向众人说道:“如果各方不能达成一致,也不要紧,就请各方势力出价,价高者得,出的天材地宝,平分给其他各家,皆大欢喜,如何?”

  听到秦枫的话,众人皆是点头称是。

  只有跪在地上的那些个大佬们一个个如丧考妣,只可惜嘴上不敢骂,心里更不敢骂。

  天道如此,谁知道秦枫大帝会不会听得到大家的心声啊?

  只是,秦枫大帝这一手是慷别人之慨啊!

  秦枫笑了笑说道:“好了,各位意下如何?”

  众人皆是笑道:“如此甚好!”

  秦枫又说道:“不过,吞并得势力所要完成得飞升大阵部分,也要由你们来完成,这一点小小要求,不算过分吧?”

  众人皆是笑道:“此是应有之义,我等义不容辞。”

  忽地李独秀就问了一句:“那如果没人要吞并的宗门怎么办?他们的建设任务怎么处理?”

  秦枫故作无奈道:“既然白送都没人要,那就是一坨臭狗屎了,这种宗门显然本就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了,就地解散吧!至于这个势力要承担的建设任务,算我秦枫倒霉,由大泽圣朝承建就是了。”

  众人皆是笑纳了秦枫的慷慨。

  好在李独秀担心的丢人事情没有发生,作为从秦枫时期就肝胆相照的好盟友,寒冰门虽然距离玉山剑宗还有一些距离,但还是主动请求将玉山剑宗纳入麾下,两家合为一家。

  总算不至于是没有人要的“狗屎”了。

  一番博弈与讨价还价,最终被迫解散的势力,只有一个以前散仙界的二等宗门,四个三等宗门,一个不入流宗门,其余没了。

  至于几个一等宗门的归属,即便秦枫人还坐在那呢,差点都打破了脑袋。

  还好秦枫秉持公平公正,不偏不倚,依距离确定归属,就按照距离。

  没有争议,就没有争议,任你捧着几千万仙晶也没有用,是谁的,就是谁的。

  这样的结果就是,完成任务的势力,多多少少都得到了好处,没有完成任务的势力,至少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虽然很多倒霉的势力领袖都觉得有点不对劲,好像是被秦枫给摆了一道,但仔细想一想,自己犯下了几乎要毁掉整颗星辰的弥天大错,居然还能够在盛怒的秦枫手下保住性命,其实已经很走运了。

  不能更走运了。

  毕竟他们都知道,秦枫大帝好说话的时候,很好说话。

  不好说话的时候,真的是一点都不好说话啊!

  不过,正如他们所猜测的那样,这些家伙们的的确确是被秦枫给摆了一道。

  所有人离开后,一人绕道返回,去而复返,走进了另外一间更加隐秘的议事厅。

  能够在这个议事厅里的,都是秦枫世家最顶尖的那么一小撮人,以旧中土人士为主,夹杂有一小部分散仙界人士。

  所以当李独秀进屋的时候,他先是一愣,旋即受宠若惊。

  秦枫看向李独秀说道:“独秀,你坐下吧!临场发挥得不错啊!”

  李独秀这才如释重负,笑着坐了下来,他说道:“本色出演,本色出演而已,都是大帝的意图好,关门打狗,哈哈哈!”

  秦枫笑了笑说道:“独秀,接下来你可让你族中一人到寒冰门担任供奉长老一职。我秦枫可以承诺,这一职务世世代代由你跟你李家后人担任,只要寒冰门还存在一天,这个规矩就万年也不会改变!”

  李独秀听到这话,赶紧笑了起来,拱手道:“多谢大帝,不知大帝对独秀有什么安排?”

  李独秀心里想着,秦枫都给他们李家一个超一流宗门的供奉长老职位了,对他还能够含糊吗?

  他可是以前秦枫大帝在散仙界时,大家过命的交情啊!

  怎么着也得是寒冰门的副门主吧!

  若真是如此的话,李独秀真的是做梦都要高兴的笑出声来了。

  他辛苦经营玉山剑宗这么久,毕竟才是三等宗门的底子,到现在也不过才堪堪评上一等宗门,这还是看了他李独秀与秦枫大帝有交情的面子。

  现在玉山剑宗并入寒冰门,他一下子就能做上当世最顶尖三大超一流宗门的副宗主,这哪里是什么祸事,这简直就是一桩平步青云,一步登天的天大喜事啊!

  秦枫看向李独秀,缓缓说道:“你与其他犯错的宗门领袖一样,终生不得担任职务,你自己潜心修炼,安心做你的富家翁吧!”

  李独秀木然呆愣当场,秦枫又说道:“以后,不要再拿我以前跟你在散仙界的事情到处去说,招摇撞骗了。”

  没等李独秀反驳,秦枫已是冷冷说道:“寒冰门一位供奉长老的职务,就是我秦枫对你李独秀的情分了,从今以后,你我两清,大家的情分尽了!”

  李独秀蓦地细思恐极,他“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正要开口,秦枫已是一指点出,李独秀眼前视线一晃,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竟然被丢出了大泽圣院,就跪在了圣院最外面,那一块诡异石碑的面前。

  石碑之上,所刻的字,正是“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天。鬼神明明,自思自量。”

  正是以前的“七杀碑”,如今的大泽圣院的一件重宝。

  李独秀看着眼前的石碑,一贯伶牙俐齿的他,没来由地冷汗津津,浑身颤抖了起来。

  不知是惊恐,还是愧疚。

  总之,他是知道,自己怕是再也没有机会像刚才一样,坐在秦枫的面前,谈笑风声了。

  ……

  赶走了李独秀之后,秦枫身边坐着的秦道直轻轻咳嗽了一声,低声问道:“老爹,你这算不算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啊?”

  秦枫知道秦道直说的是自己利用李独秀,诱使犯错的各方势力领袖放弃宗门和财产的事情。

  他徐徐说道:“难道你觉得他们差点毁了整个中土世界,不该死?”

  秦道直憨笑道:“我的意思就是,证据确凿,那就直接杀了呗,宗门解散的解散,合并的合并,老爹你一声令下,天下群雄谁敢不从?干嘛用这等阴谋阳谋,做这些个脱裤子放屁的事情。”

  秦道直的话,话糙理不糙,听起来还真像这么一回事。

  尤其是赵日天这些个秦枫世家里资格最老,又偏偏喜欢用拳头说话的老资格们,都微微点头。

  秦枫却是缓缓说道:“一件东西,他们自己交出来,跟你去抢过来,你觉得结果一样吗?”

  他看向众人,尤其是自己的儿媳,张泽沐的女儿,也是被风纪,皇甫奇,姜雨柔等人都指点过的当世鬼才,张忆水。

  秦枫问道:“忆水,你说说看!”

  张忆水站起身来,向着秦枫施了一个万福,全无半点倨傲神色,坐下说道:“父皇,看起来结果是一样的,但实际上可能完全不一样。”

  她娓娓说道:“如果他们自愿将宗门交出来,换来自己活命得机会,他们就算懊恼后悔也只会懊恼自己做错了事情,导致自己不得不丢卒保车,用宗门来换自己的性命。可如果是我们将他们杀了,再解散或者合并了他们的宗门,那他们的后人会怎么认为?”

  张忆水嘴唇轻启,继续说道:“人总是这样的,在不付出代价的情况下,很难认识和承认自己的错误。所以,他们的后人会把仇恨的矛盾全部都指向大泽圣朝,甚至是大帝本人,他们会认为是大帝杀死了他们的先辈,然后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拿走了他们的一切!毕竟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到时候,真相可能最终会浮出水面,他们的后代也有可能会幡然悔悟,但是……”

  她略带嘲讽说道:“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付出的代价,我们付出的代价,远比第一种方式要多得多!所以,看起来麻烦了一些,实则是省却了将来无数桩天大的麻烦!”

  听到张忆水的分析,众人皆是一愣,旋即都点头称是。

  刚才说秦枫此举是“脱裤子放屁”的秦道直顿时脸色尴尬无比,红一阵,白一阵,甚是精彩。

  秦枫有些无奈地笑了一声:“道直,你若如此短视,我如何敢放心以后给你一颗星辰,让你去管理啊?”

  秦道直一听秦枫说以后要给他一颗星辰去管理,顿时受宠若惊,正要开口,秦枫已是冷笑着打断道:“目前你是别想了!你还是多跟忆水学一学吧,说话记住,要先动动脑子!”

  话音落下,秦道直尴尬无比,众人皆是哄堂大笑。

  秦枫吩咐说道:“诸位接下来就有劳各位尽快将没有完成的阵法完成了,毕竟我们先成为地仙界星辰,还要再成为天仙界星辰,长路漫漫啊,还是要早些上路才好!”

  众人皆是敛住笑意,恭敬称是。

  秦枫安排完这一些,他一脚迈出,一步跨出,已是脚下空间骤变,彼岸桥骤然而出,载着他冲天而起。

  秦枫去往地仙界。

  两个层级的世界之间存在着时间流速的差异,秦枫要去地仙界确认一下,那里的大阵是否已经就位了。